人世间最美丽的花

e0032428_621945.jpg


只希望上帝不要再给予这个孩子更多的磨难了 可以的话 我替他来承受吧......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1-23 06:03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冒泡下 被点名 写问卷ING

Q:這份問卷是誰傳給你的啊?
小鬼

Q:跟這個人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的?
月黑风高杀人夜...(被PIA) 哈哈 大家以前都迷V系迷的要死 然后几个比较要好的喜欢GAZE的朋友里和小鬼最谈的来

Q:認識多久了?
很久很久哦...

Q:這個人有別於一般人的特點嗎?
容易突然变的有斗志然后突然又沮丧了(笑)
情绪化的家伙啊...
有段时间心灵相通的叫人害怕(~~)

Q:在你心目中這個人是怎樣的人?
在我难过的时候说出非常感性的话从而救我一命的家伙(笑)
用颜色来比喻的话 是彩虹色哦~(某玻自创的颜色)

Q:現在有想認識誰嗎?請點名
橘庆太...(为什么我一说到他就显得那么没出息 = =|||)

Q:請傳給六個倒楣鬼
77爸爸(社团里对我超好的家伙)
雪乃(哈w-inds的家伙 天津同乡~)
千叶某忧(一起写文的家伙 土豆猫的老妈)
小由(最早认识的哈w-inds的朋友)
猫猫(TVXQ万岁 SJ万岁 嘎嘎)
王林(好久不见一死人...)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1-04 03:18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无题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PS:决定暂时消失几天(貌似一直都没怎么正式出现过...) 我需要时间整理问题 到底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难道又要回到高1那段死人时期?绝对不成 !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0-25 08:16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其实本来是在一个人的BLOG上看到这个的介绍
满可爱的
就去看了下OP和ED
这一看可不得了拉!!!
ED居然就是大树的新歌...
我那叫一个兴奋啊!!!
势必要去看这个动画拉!!!
终于有不用倒过ED直接看的动画拉!!!(爆)

PS:应小鬼要求(?!)换了个男人的脸 别问俺为虾米换他滴脸 俺也8晓得...

e0032428_15495081.jpg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0-15 10:19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啊 私心啊私心 连背景音乐都搞成了道标 还特意找了那款有某大树君说话声音的...恶趣味啊...谁叫他平时说话声音和唱歌的声音完全天壤之别 (笑~~ )

是说我总觉得自己太勉强自己了,不该去硬撑的就该放弃啊,但是...谁叫我那么倔强,哎,算了,自己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要承担后果,要像条汉子!(爆)

橘庆太!!!我爱你啊!!!(众:这人有病啊 = =|||) CD啊 CD啊 这次说什么也得买初回限定啊 否则没脸说爱你喽~~

PS:某大树君未练肌肉前滴美人模样 怀念ING...
e0032428_5265298.jpg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0-09 05:27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再次跳入深渊

说实话 好不容易从某海葵魅力范围内脱离出来 是说俺素尊滴要一心一意滴爱着橘子了滴说 但素喜欢音乐总米错对吧 所以 GAZETTE 俺来鸟~~

正经下吧,一晚上重温了他们许多PV以及LIVE,真的是成长!让人瞠目结舌的成长!这是5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那啥 都还很活力就算半个年轻人吧...忽略岁数ING~~)

小鬼的声音并不是十分出众,但是我却很喜欢,那种时而叫嚣时而浑厚时而还可以夹杂着些须忧伤的声音,是梦中总会出现的天籁呢!(出现他们的歌怎么都觉得是噩梦...)

如果说喜欢w-inds主要是喜欢人,那GAZETTE这5只是纯粹用音乐震撼了我,欣赏他们,喜爱他们,并继续支持他们,是我这个家伙最该做的事,对吧?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0-07 05:11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火舞黄沙

红衣着身 烈焰冷唇
飞袖舞玲珑 雪足踏弦音
此景本应天上有 今生幸得睹一面
却不知只刹那便失了魂魄 留叹息夜夜不得安生休眠
尔乃朱砂之仙 吾为龙耀九天
三生石上无线牵,转世月老定赐缘......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10-06 22:07 | 意识流(胡言乱语)

厌烦的情绪,强者论

最近对很多事感觉到厌烦,有些甚至毫无原因,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倦怠期吧?!

10月18日预备迎接中,对于某庆我是没能力厌烦的说.

不知不觉日志也有三页拉,对于没长性的某玻来说,满不容易的拉(爆)!

为自己打气,一定要变强,这样才能不被鄙视,这样才能屹立于众人之上,这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向来都是懒散到死的家伙,但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到,不变成强者,我便一无所有!

e0032428_16195167.jpg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09-28 16:14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祝福你,我梦中的最爱

一直处于封闭状态的我直至今日才知晓庆太要于10月18日发行自己的首张个人CD,一张名曰<道标>的CD,一张代表他SOLO的CD......

你并没有说自己要离开w-inds不是么?我何必如此伤感?不对,不应该是这样,当初那三人成风的誓言不是简简单单只维持三人挂着一个名字而心思各异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心好痛,好痛好痛,也许我太幼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又不是真的要解散我何必如此?但心在痛,这感觉非常真实.

好吧,我的本命是你,橘庆太,在我心目中你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容貌帅气,身材高挑,举手投足间均透露出一股庸懒性感的迷幻气息,但我说过,我是"爱"你的,所以我不可能仅仅看到的是你的外表,我知道你是个努力奋进为了自己目标不惜一切的男人,你嚣张到极点,而且会"不经意"的卖弄自己的才华,在看进你幽深的眸子中的时候,我深知你这个猎豹一般的男人会有怎样的野心.

我爱你爱到不能自拔,但这并不会蒙蔽我的双眼,我向来不是什么愚笨的人,但很喜欢装做不知道或更甚喜欢欺骗自己,这次我完全没办法了,橘庆太,你迈出了你梦想中的第一步,那是你生命的全部,我没有立场责怪你任何,我算什么?一个远在异国的小小Fans而已,所以,我不过就只能在这里写一些发自内心的言语而已.

对于w-inds的其他两位,我一直怀着看待兄长的心情看待他们,凉平是细心温柔的,龙一是热情活泼的,对于你的SOLO,我知道他们肯定会给予极大的支持,但那背后背负了什么,我想大家都能够明了不是么?

庆,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我只能看着你远去,即使在怎样呼喊你的名字你也不会回头,因为此生你我无缘无分,所以我每日深夜对月为你祈祷,祈祷你幸福健康,然后便进入那沉沉的梦中.

我曾梦见,来世的日子,茶花盛开,你我双手交握,呼喊着远处的凉平与龙一,微风轻轻拂面,四人高喊永不分离......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09-23 03:09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

应景 天凉好个秋

许久不写日志 但是今天好不容易得来的空闲 再不写就太对不起这通宵花的27块零5毛了(要请客俺老弟...那个穷鬼...怒!!!)

说来这些日子很忙 有的没的都是事 直到某天 妈妈告诉我拿件衣服出来添 我才发现已经秋天了

还记得我这辈子最难忘的那个秋天 我和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度过的那些时日 那是份单纯的感情 可以让人永生难忘

突然知晓自己为何会喜欢上电影中的Draco生活中的Tom 那像极了他 那个令我想念至今的人 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

不是故意多愁善感 在我苦心经营过各种恋情之后 回过头 发现最爱的还是最初的那个 那时候大家白的像雪一样 只拉着手便感觉热度传遍脸颊

然后时间流逝 雪被染成各式各样的花色 最后归为一团乌黑

有的时候我会发现自己执着于红色与战争 那是仅次于地狱业火的 极端的思想造就而成的歇斯底里的喜爱

后来我想起来 那个人的名字里有一个朱字 那个人也许是我这辈子唯一不含杂质去爱的一个人

不是故意想写这些 但却越写越多 小鬼如果看到一定又会骂我沉迷于男人的世界不能自拔了 呵呵 是啊 我喜欢美丽的男人们 但这个男人 我发誓我会记得他一辈子 即使只是抓住那个名字 即使我已经记不清他眼角上是否有痣

我现在依旧处于恋爱中 欺骗伤害假面具 是的 因为我已成年 我不再是握着一个棒球帽躺在被子中的哭泣的那个小女孩了

告白是美好的 眼泪也是美好的 我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他只是和我说了抱歉 风吹了起来 感觉到冷 却不是因为温度而发抖 在他含满关切的一句"你没事吧"之后 我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沙子吹进了眼睛而已"

不诚实的孩子啊 即使后来他除却那最后的迷茫说出了那个爱字 我是个任性骄傲的女孩 我选择了冷漠的说出"你想让我说什么?"以及转身离开 因为在他身上我没有遗憾 我知道我们彼此相爱 我可以拥有那美丽的回忆 而不是用更长的时间毁掉那纯洁的感情

很多年后的今天 突然想起很多的话很多的话 对那个不知远在何方的你说一些吧 即使你已经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你那么聪明为什么还总是搞砸那些测验?我敢说如果你动动脑子记背...或者动动手里的笔作个弊 都不至于被老师那样数落 难道你有被虐倾向?

喂 那次为什么要和我比谁的手比较大 其实我也是笨 你是男孩子 肯定你的手比较大拉 咱们的手重叠在一起 然后我感觉自己好象快烧起来一样 你呢?坏笑着说还是你自己的手比较大的时候 是否也和我一样在害羞或者有什么别的情绪?

对了 下雨的那天 好象是我最后见你的那次吧 你抓着我要我用雨衣给你擦你那倒霉车的倒霉车坐 第一次感觉到你有那么大的力气 很疼啊 你说你要走了 你说咱们无法再见面了 你那时候在生气吗?

现在还像以前一样即使冻死也要穿的极少来维持自己的潇洒外表么?自恋狂!借你衣服的那次我可是很冷的上了一次课诶!多穿几件你又不会死!

我想你 很想你 非常想你 你呢?肯定忘记我了吧 家事长相均为一流水准的你现在大概是在某欧洲地区坐拥着金发美人大谈罗曼史呢吧 呵呵 一定一定是这样的

说了这么多我也口干舌燥了 休息一下准备回家睡觉了 第一次写这么说话进日志 感觉怪怪的

对了 我欠你一句话 现在补给你

恩哼!(咳嗽声...)听好拉 "朱岩,我也爱你."......
[PR]
# by harakazukiM | 2006-09-14 07:09 | 口水帐(花痴自我脱离社会大好)